当前位置:六九福网 > 资讯栏目 > 资讯 > 浏览文章

女作家程乃珊病逝 系海派文学的重大损失

http://www.69fw.com 发表时间:2013年04月25日 来源:法制晚报
1946年6月生于上海。1949年,全家移居香港,8年后又举家返回上海。大学毕业后,程乃珊在中学教书,1979年在《上海文学》发表第一篇小说《妈妈教唱的歌》,开始写作生涯。1983年加入上海作协后,一直专业从事创作。代表作包括《上海Lady》、《上海探戈》、《上海女人》、《上海先生》、《上海TASTE》等。 
  上个月,白血病刚刚夺去上海知名作家赵长天的生命;这个月,“上海Lady”程乃珊又因此离世。
  昨天凌晨,上海知名女作家程乃珊因白血病医治无效,在上海华山医院去世,享年67岁。程乃珊的离世,是中国文学界尤其是上海文学界的重大损失,因为她是一位“用生命去描写上海的人”。
  遽然离世 曾患白血病今年复发
  昨天上午,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周生在微博上透露,女作家程乃珊于当日凌晨逝世,“沉痛哀悼:上海女作家程乃珊22日凌晨去世。很痛!她书写的旧上海,还原这个城市贵族的尊严,高雅而温馨。”
  据王周生向记者透露,程乃珊患的是白血病,那是2011年12月,程乃珊去医院检查后,被医生诊断为急性白血病。治疗一段时间后,大家得到的消息是病情很稳定。
  另据作家陈村透露,当时还听说程乃珊幸运地找到一种特效药,但是前阵子她病情复发。今年4月初,在同样因白血病去世的作家赵长天的追思会上,陈村就得知程乃珊已经病危。
  友人追忆 每天给母亲洗脚做饭
  最近20多年,程乃珊的生活过得很是辛苦。
  据王周生回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每次与程乃珊聚会,她总是先走一步,“当时她的母亲已经患病,有认知障碍,只认女儿,她每天给她母亲做饭、洗脚。她的母亲也是‘名媛’,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高贵的心。”
  近年来,程乃珊饱受白血病折磨,但仍然坚持在《上海文学》杂志上连载专栏。“我们知道她的痛苦,不敢轻易去探望,得病之后有一种特殊的药物对她的病很有帮助,但是没想到药物也失效了。”王周生说,她悼念程乃珊的微博引发数千的转发,令她意外:“我才知道她的影响如此之大,而关于纪念,我们等一等,她留下那么多作品,我们不要急急忙忙的,她的意义会慢慢显现。”
  文学成就 用生命去描写上海
  从1979年在《上海文学》上发表第一篇作品《妈妈教唱的歌》至今,程乃珊留下了《蓝屋》、《穷街》、《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等诸多经典作品,且每一部作品都以上海为中心。在众多作家同行和读者眼中,程乃珊是一个用生命去描写上海的人。
  《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赵丽宏说:“对于上海的风物、意象、贵族等等情境的描绘,程乃珊无疑是当代作家里面最准确的。”
  王周生则认为,程乃珊的作品再现了“旧上海”,也显示了“文学与史料的不同”,“自上海开埠以来,海外华人所到的地方,都有程乃珊的书出现。
  在上世纪80年代,程乃珊的一个很大的贡献是翻译郑念的《上海生死劫》这本书,当时她与王安忆一起去美国,回来后程乃珊就把这本书翻译出来了,为反思‘文革’保留了很重要的资料。”
  1988年9月,程乃珊与其母亲潘佐君女士合译的《上海生死劫》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首版发行5万册,立时销售一空。
  后事追踪 遗作将刊发于《上海文学》
  昨日王周生在微博上表示,是程乃珊的丈夫严尔纯把程乃珊去世的消息告知了上海市作协主席王安忆,王安忆随后短信通知了王周生,“早上王安忆还在说追悼会由谁来主办,我们说都听程乃珊她先生的。”
  另据《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赵丽宏介绍,即将出版的《上海文学》5月号上将发表程乃珊的绝笔文章《就这样慢慢教化成上海女人——从小脚到高跟鞋之一》,此篇文章8000多字。得知程乃珊去世的消息之后,赵丽宏紧急增补了一篇纪念文章。
  今天,上海市普陀区图书馆还将举办一场“人间四月芳菲天——海上女作家2013年春季新作朗读会”,友人们原本期待能够见到程乃珊,现在却永远也见不到了。
  去世影响 海派文学的重大损失
  在诸多同行看来,程乃珊的离世是上海的重大损失。
  《上海文学》副主编金宇澄表示:“在上海海派作家里,像她那样的纪实作品难得一见。因为相比其他作家,她家庭身份和经历的特殊,在作品中非常突出,而这样的海派作家尤其是女作家已经非常少了。”
  金宇澄说,海派作家各有所长:“程乃珊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出生了,这个时间段的作家很少了,‘文革’前上海一些风土人情、时尚圈和贵族的生活她都经历过,她还曾在上世纪60年代做过中学老师,延续了从祖辈一直传下来的脉络关系,她这一走,这扇门就关上了。”
  程乃珊的家族史决定了她的文风,其祖父程慕灏是上海金融界的大人物,16岁从乡下到上海谋生,在上海金融界闯出一番天地,后事业发展到香港。他曾任中国银行总行常务董事、香港中国银行总经理,直到晚年仍担任着香港中国银行的顾问一职。程乃珊曾说:“我祖父的一生,是一部历史,也是一部多卷集的长篇小说。我一直在搜集、记录他的传记资料,想好好地写出来。我永不放弃我的笔,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因为非得这样不可。否则,我就完了!”
  作家刀尔登说:“上大学时常从杂志上读到程乃珊的小说。那时她与年轻些的王安忆,为上海文坛的双璧,今璧失其一,实可伤也。”
  本版文/记者 喻德术


上一篇:聚焦内地民营书店之困 及时转型或能迎来新春天
下一篇:待遇差异大版权纠纷多 中国编剧生存现状不乐观(3)
如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我们24小时做出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热门专题
  最近更新
·南京艺术学院百年老宅遭产权之争
·张大千工笔仕女精绝之作《红拂女
·“藏二代”收藏思路与父辈不同 口
·《甄嬛传》获类型文学奖 类型化不
·艺术品信托“短期”蕴含风险 如何
·收藏珠宝哪些方面须考量 才能获得
·《被解救的姜戈》重映 暴露和部分
·名人故居被改为会所 娃娃鱼每斤卖
·国家优先购买文物再引论战
·北京地坛书市:多原因导致停办 复
·盛大文学裂变:两度上市未果网络文
·成龙收藏八九栋徽派古建有望落户
·湖北博物馆曾侯乙编钟玻璃罩炸裂
·曾侯乙编钟展室玻璃爆裂:无人受伤
·女作家菡子书信手稿入藏国图 兼具
·北京故宫专家:收藏文物应多学多看

Copyright © 2009 69F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六九福网 版权所有